開啟輔助訪問 您好!歡迎來到興義之窗/ 手機客戶端/ 官方微信/ 在線投稿

興義之窗

您現在的位置:興義之窗> 本地資訊> 今日興聞
> 本地資訊> 今日興聞

我家住在貞豐世外園 她有個漂亮名字叫“新加坡”

更新:2017-12-28 15:34|編輯:王忠義|瀏覽:24284|評論: 1 |來源: 興義之窗
摘要:老家名曰魯家坡,地處國之南、省之西,雄踞于云貴高原之上,東承貞豐北盤江大峽谷之雄偉氣勢,西接興仁“棕洞”天坑之奇絕幻美。逼近老家,遠遠地就會看見一棵古柏樹。
  題記:一直以來,總想寫點關于老家的東西(寫首詩吧,要不一篇散文,游記也是可以的),但都因老家過于獨特而無處下筆、不敢下筆,一次次的美妙計劃最終都落了個胎死腹中。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今天,我要放肆一次,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和風散步,和太陽一起微笑,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和片片飄飛的落葉虛度時光。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(王忠義《西行者》節選)


老家


  老家名曰魯家坡,地處國之南、省之西,雄踞于云貴高原之上,東承貞豐北盤江大峽谷之雄偉氣勢,西接興仁“棕洞”天坑之奇絕幻美。


中國樹



古柏樹


  逼近老家,遠遠地就會看見一棵古柏樹。這棵柏樹很顯眼,很具代表性,大家都稱其為“寨樹”。因其形狀酷似中國地圖,故而我更喜歡親切地叫它“中國樹”。



  從鄉道分路,轉過一個彎,下完一個坡,再上一座山,老家就到了。身臨寨口,映入眼簾的是一大棵古銀杏樹,接而眼前一亮的是一些依山而建、錯落有致的瓦房。這些瓦房雖然有些破舊,但怎么看都是那么的美,那么的別致,那么的順眼,養眼。步入寨中,依稀雞鳴狗吠,屋前屋后靜靜的,仿佛闖入了另一個世界。


屋檐



屋頂



樓道



老家


  記得上次回到這靜靜的村莊是李子成熟的時候,再往前推一點那就是楸樹花開、梨花芬芳的時候了,細數起來也是離多聚少。因此,母親老說我太老實,不想家。其實,不是不想家,而是每次回到老家后就不想遠行了。



青岡林



青岡樹


  這次回老家,正是青岡葉紅時,寫東西的念頭又猛烈地死灰復燃。

  寫老家,得寫寫它的奇美。


油菜地



油菜花


  老家的奇,得從它的名字說起。老家除了叫魯家坡,還有一個漂亮的的名字——“新加坡”。不錯,與赫赫有名的新加坡同名。小時候,總聽見父親們“瞎”鬧,說“魯”在本地富含“粗魯”的寓意,欲將魯家坡更改為“新加坡”。雖說父親們的美愿最終未能實現,但“新加坡”的名兒竟鬼使神差地成為了老家的另一個“芳名”。現在,叫起它來還是那么的自然,聽起來也是舒舒服服的。


日出



寨前的山


  老家的美是四季變化的美,是自然的美。閑居老家,處處有景賞,時時有景觀。細數來,春賞李花、梨花、油菜花,夏觀日出日落、翠群山,秋喜豐收觀明月,冬賞紅葉望飛雪。這其中,日出日落之景最顯老家的博大氣象。在晴天的破曉或傍晚時分,從寨前的大山上極目望去,或日出東方而千村煙霞朦朧,或日落西境而萬山磅礴雄渾——大氣,絕美!


粽粑葉



白菜



多肉



芭蕉芋


  也正是老家的這些奇美,每次遠行的時候都如初戀般難以割舍。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古老的柴火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照亮我蒼老的母親。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母親把一道粗糙的皺紋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給了她流浪的孩兒,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其余的都給了世界!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(王忠義《母親的皺紋》節選)


玉米



年豬



柴火


  一回想老家,人們總自然而然地把它和善良的母親聯系在一起。我也時時甘愿落入這般俗套,總覺老家就像母親蒸煮的兩摻飯,離家離得越遠越久,那份癡情啊就越發的濃烈,越發的纏綿,走到哪里都試圖把兩摻飯找尋。


酸辣汁



老家面


  這次回老家,我很幸運!不僅看了日出,賞了紅葉,還吃到了母親蒸煮的兩摻飯,更是吃到了父親很少出手的大菜。(圖/文 王忠義)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我想把你忘記,但終于我不能,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于是我決定將你銘記。



精彩

感動

搞笑

開心

憤怒

無聊

灌水

驚訝

網友點評(溫馨提示:文明上網,理性發言,發言時請遵守相關法律)

查看全部評論(1)

更多信息 >>圖片推薦

《興義之窗》簡介|聯系方式|免責聲明|廣告服務|QQ|布苗之鄉|手機客戶端

運維:黔西南州金州在線信息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法律顧問 黔西南州天生律師事務所杜興開 李梅 電話:0859-3244148

技術咨詢:0859-3112359|投稿熱線:0859-3114520|頻道合作:18985992826|廣告熱線:0859-3554999

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18985992826

公安機關備案號:黔52230102000079號 Copyright 1999 - 2019 Xyzc.Cn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備10003973號-1

返回頂部
吉林时时彩是真的吗
> 本地資訊 > 今日興聞

我家住在貞豐世外園 她有個漂亮名字叫“新加坡”

  • 編輯:王忠義瀏覽:24284評論: 1 興義之窗
  •   題記:一直以來,總想寫點關于老家的東西(寫首詩吧,要不一篇散文,游記也是可以的),但都因老家過于獨特而無處下筆、不敢下筆,一次次的美妙計劃最終都落了個胎死腹中。
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今天,我要放肆一次,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和風散步,和太陽一起微笑,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和片片飄飛的落葉虛度時光。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(王忠義《西行者》節選)


    老家


      老家名曰魯家坡,地處國之南、省之西,雄踞于云貴高原之上,東承貞豐北盤江大峽谷之雄偉氣勢,西接興仁“棕洞”天坑之奇絕幻美。


    中國樹



    古柏樹


      逼近老家,遠遠地就會看見一棵古柏樹。這棵柏樹很顯眼,很具代表性,大家都稱其為“寨樹”。因其形狀酷似中國地圖,故而我更喜歡親切地叫它“中國樹”。



      從鄉道分路,轉過一個彎,下完一個坡,再上一座山,老家就到了。身臨寨口,映入眼簾的是一大棵古銀杏樹,接而眼前一亮的是一些依山而建、錯落有致的瓦房。這些瓦房雖然有些破舊,但怎么看都是那么的美,那么的別致,那么的順眼,養眼。步入寨中,依稀雞鳴狗吠,屋前屋后靜靜的,仿佛闖入了另一個世界。


    屋檐



    屋頂



    樓道



    老家


      記得上次回到這靜靜的村莊是李子成熟的時候,再往前推一點那就是楸樹花開、梨花芬芳的時候了,細數起來也是離多聚少。因此,母親老說我太老實,不想家。其實,不是不想家,而是每次回到老家后就不想遠行了。



    青岡林



    青岡樹


      這次回老家,正是青岡葉紅時,寫東西的念頭又猛烈地死灰復燃。

      寫老家,得寫寫它的奇美。


    油菜地



    油菜花


      老家的奇,得從它的名字說起。老家除了叫魯家坡,還有一個漂亮的的名字——“新加坡”。不錯,與赫赫有名的新加坡同名。小時候,總聽見父親們“瞎”鬧,說“魯”在本地富含“粗魯”的寓意,欲將魯家坡更改為“新加坡”。雖說父親們的美愿最終未能實現,但“新加坡”的名兒竟鬼使神差地成為了老家的另一個“芳名”。現在,叫起它來還是那么的自然,聽起來也是舒舒服服的。


    日出



    寨前的山


      老家的美是四季變化的美,是自然的美。閑居老家,處處有景賞,時時有景觀。細數來,春賞李花、梨花、油菜花,夏觀日出日落、翠群山,秋喜豐收觀明月,冬賞紅葉望飛雪。這其中,日出日落之景最顯老家的博大氣象。在晴天的破曉或傍晚時分,從寨前的大山上極目望去,或日出東方而千村煙霞朦朧,或日落西境而萬山磅礴雄渾——大氣,絕美!


    粽粑葉



    白菜



    多肉



    芭蕉芋


      也正是老家的這些奇美,每次遠行的時候都如初戀般難以割舍。
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古老的柴火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照亮我蒼老的母親。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母親把一道粗糙的皺紋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給了她流浪的孩兒,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其余的都給了世界!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(王忠義《母親的皺紋》節選)


    玉米



    年豬



    柴火


      一回想老家,人們總自然而然地把它和善良的母親聯系在一起。我也時時甘愿落入這般俗套,總覺老家就像母親蒸煮的兩摻飯,離家離得越遠越久,那份癡情啊就越發的濃烈,越發的纏綿,走到哪里都試圖把兩摻飯找尋。


    酸辣汁



    老家面


      這次回老家,我很幸運!不僅看了日出,賞了紅葉,還吃到了母親蒸煮的兩摻飯,更是吃到了父親很少出手的大菜。(圖/文 王忠義)
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我想把你忘記,但終于我不能,
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于是我決定將你銘記。


    網友點評
    (溫馨提示:文明上網,理性發言,發言時請遵守相關法律)

    查看全部評論(1)

    興義之窗反饋電話:18985992826

    公安機關備案號:黔52230102000079號

    < >